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还要接替 >

诸葛亮死前李福问他若百年之后说可接替丞相 他说蒋公琰和费文伟

发布时间:2019-07-30 17:05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建兴十二年(234年)诸葛亮率军第五次北伐,由汉中出发,取道斜谷,穿越秦岭,进驻五丈原。

  在此,蜀军与魏军对峙了100余天。八月,诸葛亮病情日益恶化。诸葛亮病重之际,蜀主刘禅派遣尚书仆射李福前来军前问候,同时询问国家大事。

  李福与诸葛亮谈话完毕,辞别而去,几天之后又回来。诸葛亮说:“我知道您回来的意图,近来你虽然整天与我交谈,但有些事还没有对你交待,所以你又回来听取。你所要问的事蒋琬最适合。”

  李福连忙道歉说:“日前确实不曾询问,等到您百年之后,谁可以担负国家重任,所以就又返回。再请问蒋琬之后,谁又可承担重任?”诸葛亮说:“费祎可以继任。“李福又问费祎之后谁可接任?诸葛亮没有回答。当月,诸葛亮在军中去世。

  蒋琬(?—246年),字公琰。零陵郡湘乡县(今湖南省湘乡县)人。三国时期蜀汉宰相,与诸葛亮、董允、费祎合称“蜀汉四相”。

  蒋琬最初随刘备入蜀,为广都县长。因其不理政事,惹怒刘备,在诸葛亮的劝说下才免于一死。后重获启用,受到诸葛亮的悉心培养,累官丞相长史兼抚军将军。

  建兴十二年(234年),诸葛亮去世,蒋琬继其执政,拜尚书令,又加行都护、假节,领益州刺史,再迁大将军,录尚书事,封安阳亭侯。

  延熙元年(238年),受命开府,加大司马,总揽蜀汉军政。曾制定由水路进攻曹魏的计划,但未被采纳。

  费祎(?-253年2月),字文伟,江夏(今河南信阳市罗山县人)人,三国时期蜀汉名臣,与诸葛亮、蒋琬、董允并称为蜀汉四相。

  深得诸葛亮器重,屡次出使东吴,孙权、诸葛恪、羊茞等人以辞锋刁难,而费祎据理以答,辞义兼备,始终不为所屈。孙权非常惊异于他的才能,加以礼遇。

  北伐时为中护军,又转为司马。当时魏延与杨仪不和,经常争论,费祎常为二人谏喻,两相匡护,以尽其用。诸葛亮死后,初为后军师,再为尚书令,官至大将军,封成乡侯。

  费祎主政时,执行休养生息的政策,为蜀汉的发展尽心竭力。费祎性格谦恭真诚,颇为廉洁,家无余财。后为魏降将郭循(一作郭脩)行刺身死。葬于今广元市昭化古城城西。

  展开全部蒋琬 字 公琰 三国时期著名的政治家、军事家。初随刘备入蜀,后封大将军,辅佐刘禅,统兵御魏

  费祎 字 文伟 三国时蜀汉名臣,深得诸葛亮所器重,诸葛亮死后,初为后军师,再为尚书令,再迁大将军,执行修养生息的政策,为蜀汉的发展尽心竭力。后为魏降将郭循行刺身死

  蒋琬是蜀汉的第二位名相,在政期间国力有所恢复,没有对魏国有过大的进攻,曾经试图从水路进攻,后不了了之。

  三国时期的政治家。初随刘备入蜀,后封大将军,辅佐刘禅,统兵御魏,曾镇守涪城三年之久。死后葬于涪城西山(今四川绵阳西山),陵墓为著名的三国遗迹。墓前有一通高2米的石碑,上书“汉大司马蒋恭侯墓”。墓侧有蒋恭侯祠、蒋琬铜像及安阳亭等。

  蒋琬(?~246年)东汉末年零陵郡人(今属湖南永州零陵人),三国时蜀国大司马.字公琰,少以才闻名于郡县,随刘备入蜀.刘备称汉中王时为尚书郎.后主时,诸葛亮辟为东曹椽,举茂才,迁参军,又迁长史,加扶军将军.诸葛亮卒,进尚书令,迁大将军,录尚书事,后封为安阳亭侯.

  蒋琬(?~246),字公琰,三国湘乡县(今双峰县井字镇)人,少时,蒋以才名闻于郡县。赤壁战后,随刘备入蜀,初为广都(县)长,而常感不展其志。一日,刘备出巡广都,见其“众事不理,时又沉醉”,大怒,欲严刑处死。军师诸葛亮知琬为人才,便向刘备说:蒋琬乃国家栋梁之材,社稷之器,而非一般县令之辈;施政以安民为本,不拘小节,请勿严刑处置。因此只免官而已,未受严究。不久又任什邡县令。汉献帝建安二十四年(219),刘备称汉中王时,蒋琬升任尚书郎。三国蜀昭烈帝章武三年(223),刘备死,刘禅即位,诸葛亮以丞相主持朝政,蒋碗为东曹掾,旋升参军,参预决策军国大事。后主建兴六年(228),诸葛亮率军伐魏,蒋琬奉命与丞相长史张裔留守后方,处理日常政务。三年后,代张裔为丞相长史,加抚军将军。诸葛亮率兵南征北伐,蒋琬常筹集粮草兵员,以相供应。诸葛亮曾多次对人说:公琰忠心耿耿,是和我共同复兴汉室之人。并密奏刘禅说:“臣若不幸,后事宜以付琬”。

  后主建兴十二年(234),诸葛亮卒于军中,蒋琬升任尚书令,领益州刺史,迁大将军,录尚书事,主持朝政。当时,新丧主帅,朝野惶惧,蒋琬虽初总朝政,而镇定自若,“既无戚容,又无喜色,神守举止,有如平日”,因而民心迅速安定。后主延熙元年(238),蒋琬统帅诸军屯驻汉中、开府,加大司马。

  蒋琬为政遵诸葛亮遗风,明察善断,循法治国,不喜阿顺,不听谗毁。故群臣悦服,乐于效命。鉴于诸葛亮数出秦川伐魏,因山道阻,运粮不便,终难取胜,蒋琬曾筹划东下由汉、沔水路袭击上庸、魏兴(今湖北陕西交界处),后因旧疾复发,未能实行。后主延熙九年(246)卒于涪县,《三国志》有传。有《蒋恭侯集》1卷,收入《麓山精舍丛书》;《丧服要记》一卷,收入《隋书·经籍志》。

  蜀汉大臣。随刘备入川,因其政以安民为本,不加修饰,所以被免官。后被重新起用,得代张裔为长史。蒋琬很得诸葛亮的赏识,诸葛亮曾向刘禅说:“臣若不幸,后事宜以付琬。”诸葛亮去世后,蒋琬以出类拔萃、神色自若使得众望所归,任尚书令一职,正式成为诸葛亮的继承者。不久升职为大司马。蒋琬谦恭厚道,品性高洁,为人所崇。

  蒋琬在战略上大胆改革,以“防守反攻”代替“以攻为守”来进行战略布局,闭关息民,蜀汉的国力有了很大的增强。后琬又以大将军的身分屯驻汉中,并对诸葛亮的北伐策略作了认真研究,他以为:“昔日诸葛亮数窥秦川,道险运艰,竞不能克,不若乘水东下。乃多作舟船,欲由汉、沔袭魏兴、上庸。”并且上疏刘禅,提出了“东西并力”、“涪为本营”、“姜维驻凉”三条良策。然而,天妒英才,正当蒋琬要一展鸿图的时候,不幸得急病辞世。

  蜀汉之臣。刘备在荆州时成为刘备属下,在内政方面发挥才能。北伐之时在后方支援大军。诸葛亮死后,他成为大将军,负责蜀国国政。

  古人之所诫也。戏欲赞吾是耶,则非其本心,欲反吾言,则显吾之非,是以默然,

  其愦愦之状。琬曰:“苟其不如,则事不当理,事不当理,则愦愦矣。复何问邪?”

  无成,夙夜忧惨。今魏跨带九州,根蒂滋蔓,平除未易。若东西并力,首尾掎角,

  凉州刺史。若维征行,衔持河右,臣当帅军为维镇继。今涪水陆四通,惟急是应,

  陈寿:蒋琬方整有威重,费祎宽济而博爱,咸承诸葛之成规,因循而不革,是以边境无虞,邦家和一,然犹未尽治小之宜,居静之理也。

  三国时期的政治家。初随刘备入蜀,后封大将军,辅佐刘禅,统兵御魏,曾镇守涪城三年之久。死后葬于涪城西山(今四川绵阳西山),陵墓为著名的三国遗迹。墓前有一通高2米的石碑,上书“汉大司马蒋恭侯墓”。墓侧有蒋恭侯祠、蒋琬铜像及安阳亭等。

  蒋琬(?~246年)东汉末年零陵郡人(今属湖南永州零陵人),三国时蜀国大司马.字公琰,少以才闻名于郡县,随刘备入蜀.刘备称汉中王时为尚书郎.后主时,诸葛亮辟为东曹椽,举茂才,迁参军,又迁长史,加扶军将军.诸葛亮卒,进尚书令,迁大将军,录尚书事,后封为安阳亭侯.

  蒋琬(?~246),字公琰,三国湘乡县(今双峰县井字镇)人,少时,蒋以才名闻于郡县。赤壁战后,随刘备入蜀,初为广都(县)长,而常感不展其志。一日,刘备出巡广都,见其“众事不理,时又沉醉”,大怒,欲严刑处死。军师诸葛亮知琬为人才,便向刘备说:蒋琬乃国家栋梁之材,社稷之器,而非一般县令之辈;施政以安民为本,不拘小节,请勿严刑处置。因此只免官而已,未受严究。不久又任什邡县令。汉献帝建安二十四年(219),刘备称汉中王时,蒋琬升任尚书郎。三国蜀昭烈帝章武三年(223),刘备死,刘禅即位,诸葛亮以丞相主持朝政,蒋碗为东曹掾,旋升参军,参预决策军国大事。后主建兴六年(228),诸葛亮率军伐魏,蒋琬奉命与丞相长史张裔留守后方,处理日常政务。三年后,代张裔为丞相长史,加抚军将军。诸葛亮率兵南征北伐,蒋琬常筹集粮草兵员,以相供应。诸葛亮曾多次对人说:公琰忠心耿耿,是和我共同复兴汉室之人。并密奏刘禅说:“臣若不幸,后事宜以付琬”。

  后主建兴十二年(234),诸葛亮卒于军中,蒋琬升任尚书令,领益州刺史,迁大将军,录尚书事,主持朝政。当时,新丧主帅,朝野惶惧,蒋琬虽初总朝政,而镇定自若,“既无戚容,又无喜色,神守举止,有如平日”,因而民心迅速安定。后主延熙元年(238),蒋琬统帅诸军屯驻汉中、开府,加大司马。

  蒋琬为政遵诸葛亮遗风,明察善断,循法治国,不喜阿顺,不听谗毁。故群臣悦服,乐于效命。鉴于诸葛亮数出秦川伐魏,因山道阻,运粮不便,终难取胜,蒋琬曾筹划东下由汉、沔水路袭击上庸、魏兴(今湖北陕西交界处),后因旧疾复发,未能实行。后主延熙九年(246)卒于涪县,《三国志》有传。有《蒋恭侯集》1卷,收入《麓山精舍丛书》;《丧服要记》一卷,收入《隋书·经籍志》。

  蜀汉大臣。随刘备入川,因其政以安民为本,不加修饰,所以被免官。后被重新起用,得代张裔为长史。蒋琬很得诸葛亮的赏识,诸葛亮曾向刘禅说:“臣若不幸,后事宜以付琬。”诸葛亮去世后,蒋琬以出类拔萃、神色自若使得众望所归,任尚书令一职,正式成为诸葛亮的继承者。不久升职为大司马。蒋琬谦恭厚道,品性高洁,为人所崇。

  蒋琬在战略上大胆改革,以“防守反攻”代替“以攻为守”来进行战略布局,闭关息民,蜀汉的国力有了很大的增强。后琬又以大将军的身分屯驻汉中,并对诸葛亮的北伐策略作了认真研究,他以为:“昔日诸葛亮数窥秦川,道险运艰,竞不能克,不若乘水东下。乃多作舟船,欲由汉、沔袭魏兴、上庸。”并且上疏刘禅,提出了“东西并力”、“涪为本营”、“姜维驻凉”三条良策。然而,天妒英才,正当蒋琬要一展鸿图的时候,不幸得急病辞世。

  蜀汉之臣。刘备在荆州时成为刘备属下,在内政方面发挥才能。北伐之时在后方支援大军。诸葛亮死后,他成为大将军,负责蜀国国政。

  古人之所诫也。戏欲赞吾是耶,则非其本心,欲反吾言,则显吾之非,是以默然,

  其愦愦之状。琬曰:“苟其不如,则事不当理,事不当理,则愦愦矣。复何问邪?”

  无成,夙夜忧惨。今魏跨带九州,根蒂滋蔓,平除未易。若东西并力,首尾掎角,

  凉州刺史。若维征行,衔持河右,臣当帅军为维镇继。今涪水陆四通,惟急是应,

  陈寿:蒋琬方整有威重,费祎宽济而博爱,咸承诸葛之成规,因循而不革,是以边境无虞,邦家和一,然犹未尽治小之宜,居静之理也。

  费祎,字文伟,江夏(今河南罗山西南)人,父母早亡,由族人抚养,随族父入蜀,为刘璋部下。后刘备初定成都,费祎留宫蜀中,与董允齐名。刘备称帝,祎为太子舍人,迁庶子。刘禅即位,祎为黄门侍郎,由于丞相诸葛亮特别赏识,朝庭官员对费祎无不另眼相看。诸葛亮南征归来不久任费祎为昭信校尉,出使东吴,诸葛亮亲自为他送行于成都南门大桥,费祎感慨地说“万里之行,始于此也”。由此,后人命此桥为“万里桥”。在东吴,面对孙权“辞难累至”而据理以答,终不能屈。诸葛亮驻汉中,请祎为参军,后转为中护军。第五次北伐时,随诸葛亮驻五丈原,后代琬为尚书令,封成乡侯,领益州刺史。延熙十六年(公元253年)为魏降人郭循刺杀,溢敬侯。

  费祎字文伟,江夏人,因族父与刘璋能攀上几分亲戚,随同族父入益州求学,恰逢刘备平蜀,于是入仕蜀汉政权。

  费祎自太子舍人、庶人、黄们侍郎,后至益州刺使,尚书令、大司马,大将军等要职,兢兢业业辅佐刘氏两代诸侯数十年,在军事,国政上皆有建树,更是少数几个追有谥号的文臣之一。

  “自琬及祎,虽自身在外,庆赏刑威,皆遥先咨断,然后乃行”(《蜀书十四》),只是这句话,就可见费祎当时的权势威仪!然而费祎深知为官之道,即便是位高权重至此,待人处事也是谦逊如常,无蒋琬之傲,无魏延之狂,言行谨慎更非杨仪之辈可比。费祎在朝中广结善缘,诸葛亮在出师表中提到的托任重臣里自然也少不了他得一份。“至于斟酌损益,进尽忠言,则攸之、祎、允之任也罢。(《出师表》)

  后人在评论他时,或许会说他治国太过循规蹈矩云云,但这,仿佛就是他唯一的缺点,至少在人品上,他是毫无问题的。生前深得后主器重,死后不单是后主追谥他一个“敬”字,连陈寿在著书时也以“宽济博爱”四字相评。让人不禁叹息:费祎一代权臣,竟得如此殊荣!

  权臣这两个字,可不是手误。费祎为了巩固权势,可说是不择手段,甚至不惜出卖挚友来当作自己的垫脚石。这些,且让我慢慢道来。

  蜀汉政权的人事派系中,随着时间推移原从集团人材日渐稀少,而跟随刘备入川的荆襄集团则渐被川蜀(益州)派系冲击,虽然刘备有意偏瘫,仍然无济于事。诸葛亮得刘备托孤主掌大权后,有意识的提拔重用一些非益州出身的优秀人材,一方面以吸引魏境吴境的人材入川,另一方面也是抑制益州当地士人在朝廷的影响。出身零凌随诸葛亮刘备入川的蒋琬自不必说、江夏的费祎,天水的姜维也是引进外地人材的极好范例。蜀汉的人才使用是否得当暂且不讨论,不过费祎却因此得以踏入了蜀汉朝廷的上层。

  费祎为人和顺,用现在的话说便是圆滑老练之极,不仅在朝内是个好好先生,不与人争之余还常为人调解开导。魏延和杨仪这对死对头是见面就不对拍,一个老是抬胳膊亮刀吓唬读书人;另一个呢,用嘴还行打是肯定打不过,一碰到魏延动粗就眼泪鼻涕满脸流。费祎自然担当从中劝说的角色,虽然治标不治本,但至少诸葛亮在世之时能使两人各司其职,各展所长,也算功劳一件。诸葛亮本来就爱惜杨仪和魏延的才能,不忍废罢任何一人,费祎此举实在很对诸葛丞相的胃口,于是印象分又上去了。

  费祎在外也颇得人缘,屡次出使东吴更和孙权打了个火热。孙权有言赞费祎:“君天下淑德,必当股肱蜀朝。”连天下淑德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关系融洽一目了然。

  不过,如大家以为费祎只会玩些小脑筋的话,那就错了。能位至三公,又岂能没有两把刷子?

  自延熙元年起至延熙十四年,短短十余年光景,朝廷大赦天下竟然有五次之多!而费祎在其中居功至首。不管是曹操,孙权还是诸葛亮,都对刑律法度极为重视,集思广益、数加斟酌方敢有所行动以教化民众,反而是经济军事都相对弱小,犯罪率居高不下的蜀国频频颁布大赦令,这不是很异常的事情吗?莫非是费祎不了解本国的治安情况?

  一次次的大赦终于使得担忧国政的孟光在公众场合责问费祎,“多次运用‘大赦’这种偏枯之物,施展恩惠给为非作歹的人,难道是为了用这种方法来展示仁德吗?”连国家的利益来可以牺牲拿来收买人心,这个好好先生做的也算彻底了,拉拢人心的手段层出不穷。费祎虽然精于政事,但满心扑在权势名望上,诸葛亮的出师表中怕是所托非人了。

  费祎当时很有风度的向孟光承认错误,礼仪周到,颇有君子之风,也没给自己弄来什么坏影响。只是可怜孟光这个直肠子,一生却再无晋升机会,以后更是被罢免官职,郁郁而卒。不是我诽谤费祎小心眼,但有着“庆赏刑威,皆遥先咨断”的事实存在,若硬要说费祎对此毫不知情,只怕是了勉强了。

  从古至今,沽名吊誉以争权夺势的人数不胜数,王莽还有礼贤下士时呢,但如果一人能清高一世,为民造福,即使他的确是为了赚个好名声,却也值得钦佩叹服了。王莽功亏一篑,晚节不保,费祎呢,他险些做到了,只是为人不是很地道,露出了不少马脚。其中最大的破绽只怕就是他对待好友兼同僚时的翻脸无情吧。

  先是用兵打仗厉害,识人却很差劲的魏延魏文长。诸葛亮死于北伐途中,大军即将撤退,魏延甩出“何以一人死,废天下之事邪?”的豪言,策划继续与魏国作战。他对费祎推心置腹,与他共商北伐大事,没想到,费祎哪里有表面上的半分真诚?一回头就把魏延的全盘打算通报给了杨仪。由于费祎的大义灭友,蜀军安全撤退,“叛贼”魏延伏诛之余,他的家人自然被杨仪杀了个干干净净。

  而杨仪呢?在铲除政敌乐呵呵的时候,大概也万万没有想到,他自己的性命也是断送在费祎手上的。

  只因诸葛亮死前书密令选蒋琬接替自己担当重任,自以为资深功劳的杨仪失势,于是屡出怨言,心中不服溢于言表。所有原本和他想熟的官员都害怕他连累自己,不敢与他交往,只有费祎一个人还去探访劝慰他。

  当时杨仪只怕是大受感动啊,感叹世态炎凉之余,自然少不了把更多的牢骚抱怨对费祎说上一通,情绪激动时言语不慎出了这么一句,“往者丞相亡没之际,吾若举军以就魏氏,处世 宁当落度如此邪!”

  可惜费祎并没有杨仪想象中那么讲义气,虽然知道这是落魄之人一时气话,但这种成就功劳的机会费祎如何肯错过!

  又是一次成功的大义灭友,杨仪魏延这对斗着那么许多年的冤家,一文一武,却在同一人手上载了跟头,费祎城府不可谓不深啊。昔日吕布的大吼,“是儿最叵信乎!”,不知道魏延和杨仪有没有在心中呐喊过?

  费祎用心良苦,努力攀爬,在蒋琬死后更是权势遮天,甚至得到后主允许,成立自己的府署。这是延熙十五年的事情。然而心计深如费祎也无法预料天命,延熙十六年,费祎在宴会时酒醉,被魏国降人郭循刺杀。

http://vistana411.com/huaiyaojieti/251.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