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满堂彩 > 海鹞 >

知乎、知乎 …有鸟、有鸟…丁令威(之三)

发布时间:2019-08-21 08:52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萧颖士(717~768年),字茂挺,颍州汝阴(今安徽阜阳)人,郡望南兰陵(今江苏常州)。唐朝文人、名士。

  元稹(779年-831年,或唐代宗大历十四年至文宗大和五年),字微之,别字威明,唐洛阳人(今河南洛阳)。父元宽,母郑氏。为北魏宗室鲜卑族拓跋部后裔,是什翼犍之十四世孙。早年和白居易共同提倡“新乐府”。世人常把他和白居易并称“元白”。

  在扬州大明寺平山堂第五泉东有“鹤冢”一座,依墙而筑。清光绪十九年(1893),徐星槎曾纵双鹤于平山堂前鹤池内。住待星悟掸师极为珍爱,任双鹤饮啄自适。后一鹤因足疾而毙,一鹤则巡绕哀鸣,绝食以殉。星悟深为感动,葬双鹤于此冢。在大明寺西园的竹林间,立着一块未经雕饰的半青色的大理石长方形石碑,上刻“鹤冢”二字。此碑悄然掩映在灌木丛中,碑文曰“无意羽毛之族,尚有如此情义,而世有不如羽禽之道义,乃可悲可愧乎?”湘南李郁华攫《双鹤铭并叙》,并勒石嵌于大雄宝殿东廊南,《双鹤铭》勒石高50厘米、宽160厘米。每字上下高约6厘米、宽约5厘米。嵌在大明寺大雄宝殿的东廊内墙壁上,至今尤存。全文如下:

  双鹤铭并叙:两淮副转运使星槎徐君,既茸治平山堂,纵双鹤其中,主僧星悟珍护之,俯仰池亭,饮啄自适。未几,一鹤病足毙,一鹤巡绕哀鸣,绝粒以殉。鸣呼!义矣!星悟坎地而瘗之,并树碣其前,题曰:‘鹤冢’,而乞余为之铭

  铭曰:有鸟有鸟鸣在阴,翩然比翼怀好音。胡为羽化趾相寻,义不独生明素襟。露高松兮滴沉沉,琴夜月兮响愔愔。生并栖中林,死同穴兮芳苓。相彼羽族兮而贞烈其心,世之不义愧斯禽’。

  石铭所记故事非常感人。说在治平山堂放养两只鹤,僧人星悟十分珍爱。后来一鹤死了,另一鹤围着这只鹤飞舞,以趾扒地相寻,真乃“呼天抢地,哭得死去活来”。于是,不吃不喝,最后殉情。和尚星悟埋葬了双鹤,并树立了一方石碑,请书法家写了碑铭。书法家歌颂了双鹤生同林死同穴的“贞烈”,感叹:世上“不义”之人,真不如这对鸟啊!

  “艺术,是人类情感的符号形式的创造”,“意象是融入了主观情意的客观物象,或者是借助客观物象表现出来的主观情意”。“艺术形式里表达情感的唯一方法是找到一种‘客观对应物’。” 鲍姆嘉登说:“意象是感情表象。”意象的重要作用之一是用来传达作者本人的情感,把抽象的、不可见的情感具象化、符号化。意象是客观景物和主观情致相统一的产物,是中国古典诗学和美学的重要范畴,也是抒情写意的生命单元。宋代的许多文人对自然界的精灵 — 鸟,给予了极大的关注,他们运用,睹物兴情构景传情的表达手法以及与时间意象审美组合的创作方式。宋代人观鸟、听鸟、悟鸟、写鸟,这不仅仅是对文化历史的怀念和时代的反思,也是艺术的品味。当宋人选择了鸟意象,同时也就意味着选择了一种艺术方式。《太平广记》是宋太宗下令于公元10世纪编纂的,在全书 500卷中,第460—463卷是禽鸟卷一至四卷,共记录有100多种关于鸟的描述,数十种鸟类,资料十分丰富。这为我们从这些鸟类入手,进而分析鸟意象提供了十分充分的依据与可能。目前国内对于鸟类文化的研究方兴未艾,前景十分看好。

  首先,在《晋瑞》当中有所提及,“魏禅晋岁,北阙下有白光如鸟雀之状,时有飞翔去来。有司即闻奏,帝使罗者张之,得一白燕,以为神物,以金为笼,致于宫内,旬日不知所在。”论者云:“金德之瑞。”“昔师旷时,有白燕来巢,检瑞应图,果如所论。师旷,晋人也,古今之议相符焉。”这里的白燕预示祥瑞;《条支国》中有云:“章帝永宁元年,条支国有来进异瑞,有鸟名鳷鹊,形高七尺,解人言。其国太平,鳷鹊群翔。昔汉武时,四夷宾服,有致此鹊,驯善。有吉乐事,则鼓翼翔鸣。按庄周云:‘雕陵之鹊,盖其类也。’”这里的祥瑞指的是鹊;《黎景逸》是关于喜鹊的记录:“唐贞观末,南康黎景逸居于空青山,常有鹊巢其侧,每饭食餧之。后邻近失布者,诬景逸盗之,系南康狱。月余,劾不承,欲讯之,其鹊止于狱楼,向景逸欢喜,以传语之状。其日传有赦,官司诘其来,云:‘路逢玄衣素衿人所说。’三日而赦果至,景逸还山,乃知玄衣素衿者,鹊之所传。”;有关鸡的记录,也有记载。比如,《沉鸣鸡》中,“昔汉武宝鼎元年,四方贡珍怪,有琥珀燕,置之静室,自然鸣翔,此之类也。”《洛书》云:“胥图之宝,土德之征。大魏嘉瑞焉。”还有《吴清》中,“鸡之妖,更为吉祥。”《姚略》中曾提到,“义熙中,羌主姚略坏洛阳沟,取砖,得一双雄鹅并金色,交颈长鸣,声闻九皋,养之此沟。”这里有镇守之意,同时比喻吉祥好运;《越乌台》中,“越王入国,丹乌夹王而飞,故句践得入国也。起望乌台,言乌之异也。”丹乌鸟有保卫与守卫的含义;《三足乌》里,《唐书》云:“天授元年,有进三足乌,天后以为周室之瑞。”不一会,第三只脚落下,武则天十分不悦;《戴胜》中,“王蜀刑部侍郎李仁表寓居许州,将入贡于春官。时薛能尚书为镇,先缮所业诗五十篇以为贽,濡翰成轴,于小亭凭几阅之。未三五首,有戴胜自檐飞入,立于案几之上,驯狎。良久,伸颈翼而舞,向人若将语。久之,又转又舞。如是者三,超然飞去。心异之,不以告人,翌日投诗,薛大加礼待。居数日,以其子妻之。”这里戴胜鸟意味好运到。

  在表达美好的同时,《太平广记》中也有不少对于鸟类异常行为的描述。比如说,《徐奭》中有记载:“兄以藤杖击女,即化成白鹤,翻然高飞。奭恍惚年余乃差。”;类似的还有《户部令史妻》,“妻见惊问之久何所来,令史以他答。复往问胡,求其料理,胡云:“魅已成,伺其复去,可遽缚取,火以焚之。”闻空中乞命,顷之,有苍鹤堕火中,焚死,妻疾遂愈。”这里也是苍鹤附体,致使妻子患病;《苏琼》中记载一个男子,偶遇一个女子,该女子说听说这个男子像柳下惠那样的男子,于是想方设法试探他。“女便歌,少年微有动色,后复重见之,少年问姓,云:‘姓苏名琼,家在涂中。’遂要还尽欢,从弟便突入,以杖打女,即化成雌白鹄。”最后变回一只雌天鹅;而有关鸡的形象出现在《广州刺史》中“广州刺史丧还,其大儿安吉,元嘉三年病死,第二儿,四年复病死。或教以一雄鸡置棺中,此鸡每至天欲晓,辄在棺里鸣三声,甚悲彻,不异栖中鸣,一月日后,不复闻声。”;此外,《朱综》里的记载,一个叫朱综的人,奔丧期间,妻子见过多次,以为丈夫经常回家,后来得知,是妖精作怪。最终把一只鸡杀了,就不再发生了。“及来,登往赴视,此物不得去,遽变老白雄鸡。推问是家鸡,杀之遂绝。”;同样关于“鸡”的形象出现在《代郡亭》里,它主要讲述一个少年走夜路,遇到一个鬼,几经周折将鬼杀了,后来发现是一只老雄鸡;而《高嶷》一文记载道,唐代渤海的高嶷非常富有,忽然得了一个多月的病就安然地死去了。但他死去后心口上还温暖,过了几天又苏醒过来。他说:“有一个穿白衣服瞎了一只眼的人,拿着状子到阴司去告我,说我杀了他的妻子和孩子。高嶷申辩说从来就不认识这个老人,冥府的官员说:‘你的寿命未尽,放你回阳间去吧。’”他明白了那个白衣人就是家中瞎了一只眼的白公鸡,便让人杀死了这只鸡,怪异的事也没有了;而在《新喻男子》一篇中则记载:一个男子,由于想留住鸟变身的女子,不择手段地把女子脱下的羽毛衣藏了起来,由于羽毛衣被该男子藏起来,她不能飞走就与他结婚并生有三个女儿。后来这个女子连同三个女儿找到羽毛衣之后都飞走了;《韦氏子》中,一男子在庙中捡到一双木屐,之后,一连几夜睡觉都将木屐放在身边,但第二天一早都会发现木屐在房屋上。“是夕,其仆乃窃于隙中伺之,夜将半,其屐忽化为白鸟,飞于屋上。韦生命取焚之,乃飞去。”

  与此同时,有关国外奇珍异鸟的记载在《真腊国大鸟》有详细的描述:“真腊国有葛浪山,高万丈,半腹有洞。先有浪鸟,状似老鸱,大如骆驼。人过,即攫而食之,腾空而去,百姓苦之。真腊王取大牛肉。中安小剑子,两头尖利,令人载行,鸟攫而吞之,乃死,无复种矣。”;《凤凰台》曾记载,“凤骨黑,雄雌旦夕鸣各异。皇帝使伶伦制十二龠写之,其雄声,其雌音。乐有《凤凰台》。此凤脚下物如白石者,凤有时来仪,候其所止处,掘深三尺,有圆石如卵,正白,服之安心神。”这表明凤凰是吉祥的化身;《元庭坚》则有关于礼仪的记述,“忽有人身而鸟首,来造庭坚,衣冠甚伟,众鸟随之数千,而言曰:‘吾众鸟之王也,闻君子好音律,故来见君。’因留数夕,教庭坚音律清浊,文字音义,兼教之以百鸟语。如是来往岁余。庭坚由是晓音律,善文字,当时莫及。阴阳术数,无不通达。”;《刘潜女》中,“家养一鹦鹉,能言无比,此女每日与之言话。后得佛经一卷,鹦鹉念之,或有差误,女必证之。每念此经,女必焚香。”这里讲的是鹦鹉聪明过人的品性;《邺郡人》中鹰预示着惩恶扬善的正面意义。“薛嵩镇魏时,邺郡人有好育鹰隼者。一日,有人持鹰来告于邺人,人遂市之。其鹰甚神俊,邺人家所育鹰隼极多,皆莫能比,常臂以玩,不去手。后有东夷人见者,请以缯百余段为直,曰:‘吾方念此,不知其所用。’其人曰:‘此海鹞也,善辟蛟螭患,君宜于邺城南放之,可以见其用矣。’先是邺城南陂蛟常为人患,郡民苦之有年矣。邺人遂持往,海鹞忽投陂水中,顷之乃出,得一小蛟,既出,食之且尽,自是邺民免其患。”;《禳枭》讲的是,枭鸟通灵的事实。比如,祷告时,枭鸟就会一只一只落到地上死去;《戴文谋》中记载,“乃祠飨之时,神乃言曰:‘吾相从,方欲相利,不意有疑心异议。’”文谋辞谢之际,忽堂上如数十人呼声,出视之,见一大鸟,五色,白鸠数十随之,东北入云而去。”由于人类的不信任导致失去好处。《仙居山异鸟》中记载的是:“忽有异鸟三只,一红赤色,二皆洁白,尾如曳练,各长二尺余,栖于梁上,随絙索上下,在众人中,略无惊怖。工人抚搦戏玩之,如所驯养者。梁既上毕,鸟亦飞去。”这里讲的是人类对鸟的敬畏之情以及鸟对于人类的仁爱之心。

  表现吉祥性格特征的地方在全文多处可见:《崔圆妻》中的“喜鹊”形象,表示好运要来到;《张率更》中的“枭”预示金榜题名,同样是喜事降临;《细鸟》中的勒毕国贡鸟— “细鸟”亦有祥瑞含义,而一旦女人得到它的羽毛,则表示将受到男人的宠爱;《晋瑞》中的“白燕”,《条支国》的“ 鳷鹊”如果出现的数量突然增多,就预示着天下太平;《黎景逸》、《乾陵》则出现“喜鹊”的形象,预示吉祥美好;《沉鸣鸡》、《吴清》中的“鸡”也有祥瑞的含义;《三足乌》中的“乌鸦”以及《戴胜》中的“戴胜鸟”表示的是美好;而中华文化中的图腾“凤凰”,则出现在《凤凰台》中,有凤凰站过的地方,可以安神,同样寓意吉祥;《张氏》中的“鸠”则表示的也有吉祥之意。在此,我们主要分析一下《崔圆妻》和《张氏》两篇。在《崔圆妻》一文中,喜鹊的巢里一定有一根“栋梁”。崔圆丞相的妻子在家的时候,和姐妹们在后园看见一对喜鹊在筑巢。两只喜鹊共同衔着一根木棍,粗细像笔管一样,长短有一尺多,安放到巢中,而别的人都没有看见。“俗言见鹊上梁必贵。”《张氏》一文记载道:“京兆有张氏独处一室,有鸠自外入,止于床。张氏祝曰:‘鸠为祸也,飞上承尘;为福也,即入我怀。’这里是在描述主人公对于鸠的意外出现而产生的心理活动变化。以手探之,而得一金鉤。是后子孙渐盛,资财万倍。这里交代了结果— 果然飞到她怀中,用手去抚摸鸠鸟,竟得到一个金钩。从此家境也逐渐殷实起来。蜀贾客至长安,闻之,乃厚赂婢,婢窃鉤以与客。张氏既失鉤,渐渐衰耗,而蜀客亦罹穷厄,于是赍鉤以反张氏,张氏复昌。”最后的两句是说,当一个吉祥之物被偷盗在别人家时,会给别人带来厄运同时自己也会衰败,可谓害人害己;反之,当物归原主时,家境又一次会昌盛兴旺起来。

  “凶”在本文的意思,与其说是凶险,不如说是敬畏。这在文章中的记载比比皆是。比如,鹅的形象出现在《海陵斗鹅》中,“鹅发生争斗,攻陷城门”;枭,出现在《雍州人》中,会给人带来厄运;《王绪》中的大鸟与其说是凶恶不如是敬畏;同样在《真腊国大鸟》和《仙居山异鸟》中也出现过大鸟的形象,这都是人类对于鸟类的敬畏之心;鹤出现在《徐奭》和《户部令史妻》之中,天鹅则出现在《苏琼》中,白鹭出现在《钱塘士人》中,都是化为人身,为非作歹;出现次数最多的就是鸡了,在《广州刺史》、《朱综》、《代郡亭》以及《高嶷》中都曾出现,表达的含义也主要是化为女子或者妖精,祸害百姓。在此,笔者打算分析一下《仙居山异鸟》一篇。《仙居山异鸟》中有记载,“王蜀永平二年,得北邙山章弘道所留瑞文于什邡之仙居山,遂出缗钱,委汉州马步使赵弘约,缔构观宇。洎创天尊殿,材石宏博,功用甚多。是日,将架巨梁,工巧丁役三百余人缚拽鼓噪,震动远近。忽有异鸟三只,一红赤色,二皆洁白,尾如曳练,各长二尺余,栖于梁上,随絙索上下,在众人中,略无惊怖。工人抚搦戏玩之,如所驯养者。梁既上毕,鸟亦飞去。”对于文中“大鸟”这样夸张的艺术形象,与其说是赋予了一种神话色彩,而不如说是更好的体现人类对于鸟类的一种敬畏之心以及天人合一的人生哲学。

  古往今来,在众多的文人墨客的佳作中出现了许多借鸟喻人的佳作。人类通过鸟的生理特征、鸟的生活规律、鸟的行为等方面得到的教化意义同样对我国思想文化和文学艺术发展影响极大,而鸟化信仰下的“羽化”意识的幻想,直接导致了我国特有的仙道思想的形成和发展。仙话文学艺术、老庄哲学、庄子的浪漫主义文学等等,无不例外留有它独有的思考原型。久远以来,中华大地上衍生发展的鸟信仰文化,已逐步渗透到我们的思维方式、价值观念、社会制度、道德伦理之中。全面而准确地把握这一中国文化之根,对于进一步了解中国固有的仙道信仰、思想原型、民族精神的由来和变迁,进一步在今天有选择地弘扬优秀的民族文化。

  在东晋著名史学家干宝完成了中国志怪小说的最高成就《搜神记》之后,伟大的田园诗人、不肯为五斗米折腰的陶渊明又续写了《搜神后记》。

  丁令威的传说就载于《搜神后记》,而且是全书十卷近120篇传说故事的第一篇,就连最为脍炙人口的“桃花源记”也排列其后。

  何其芳在其青年时的散文集《画梦录》里,写的第一篇文章就是“丁令威”。郑振铎于建国前夕应召赴北京时,对朋友说“丁令威化鹤归来,城郭如故。将来我倒想重写这个故事,化鹤归来,城郭焕然一新!”

  周作人有联挽刘半农曰“十六年尔汝旧交,追忆还从卯字号。20 余日驰驱大漠,归来竟作丁令威。”

  丁令威是个爱民如子,敢作敢为的好官:大旱之年,他首先想到的是他的人民,在禀奏朝廷无果的情况下,他置个人生死于不顾,而急人民之所急,当机立断,开仓赈济。

  丁令威是位勤奋好学,立志专一,讨人喜欢的仙人:修仙学道之路,何等寂寞,艰辛,漫长,可是,丁令威耐得住清苦,经得住考验,最终功成名就,且成为中国群仙榜中的佼佼者。

  丁令威在两千多年前就是一位环保主义者:他当千山脚下的小小县吏时就喜欢仙鹤,爱护仙鹤,他喂养的仙鹤随其自然,任其来去。临刑时是仙鹤飞来把他救走,成仙得道后,他自己又经常化做仙鹤,可谓和仙鹤结下了生生世世的不解之缘;

  丁令威还很多才多艺:丁令威绝不只是落在家乡的华表柱上偶然地唱了一首“有鸟有鸟”歌,其实,他的音乐天才是很有名的,在西王母的宴会上,汉武帝就当众指出“吾闻丁令威能歌!”当召来之后,丁令威果然曼歌一曲:“月照骊山露泣花,似悲先帝早升遐,至今尤有长生鹿,时绕温泉望翠华”;而且,由王子晋吹笙以和,配合的相当默契。”

  中国神话传说中,丁令威的故事可谓上乘之作,如顾青在《中国小说史》中评道:“最著名的当推署名陶潜的《搜神后记》十卷,书中多爱讲神仙故事,其中不乏佳篇,如卷一的‘丁令威化鹤归辽’故事,十分优美,历代传诵,广为引用”。

  中国神话人物中,丁令威是中国北方的杰出代表,在“紫丁香谜苑”网编录的《中国神话人物辑》中,丁令威不仅与妇孺皆知的八仙、寿星、七仙女、二郎神等齐名,而且与尧、禹、轩辕、苍颉等华夏精英并列榜上。

  中国的文史典故中,丁令威的故事可谓浑身是“典”,其中,“千年华表”、“城郭人民”、“丁令威”、,“辽东鹤”、“离家千年”,甚至“有鸟有鸟”等被随处引用,可谓文史领域的一株奇葩。

  成语故事中,丁令威的故事竟也占有一席之地,实为千山地域百姓的骄傲。“千年鹤归”在广东教育资源网《成语故事》中的解释是;“晋陶潜所及丁令威,已经演化为对故乡的眷恋之情意。”

  《成语速解》中,“千年鹤归”还被赋予“久别重逢,故地重游,人世沧桑”之意。

  中国宗教领域,丁令威也极负盛名。如在《中国道教》第三卷记有:“‘嵩岳嫁女’中讲的内容并非是嵩岳嫁女,实为记述西王母宴会周穆王、汉武帝的场面”。席间,麻姑弹琴,谢自然击筑,丁令威唱歌,王子晋吹笙,可见丁令威已不是一般的得道之人,而是女仙领袖西王母的座上客了。

  在中国旅游领域,丁令威更为一些风景名胜增色不少。如千山仙人台,以丁令威成仙化鹤归来的传说而得名,为千山第一高峰。

  丁令威这个人物不仅经常出现在《太平广记》、《新游侠列传》、《续金瓶梅》等各朝各代的各类文学作品之中,而且在大江南北的广袤大地上也留下了很多“仙迹”,如:苏州有丁令威宅;当涂有灵虚山;鞍山有仙人台,来鹤亭;诸既西岩有月台,丹井,登云跳,丁公鹤。

  陶渊明《搜神后记》首篇: 丁令威,本辽东人,学道于灵虚山。后化鹤归辽,集城门华表柱。时有少年,举弓欲射之。鹤乃飞,徘徊空中而言曰: 有鸟有鸟丁令威,去家千年今始归。城郭如故人民非,何不学仙冢垒垒。 丁令威在辽东地域光耀了二千年。 据载,丁令威是汉代辽东襄平鹤野人,曾是一个小...

  题目: 王安石待客 王安石在相位,子妇之亲①萧氏子,至京师,因谒公,公约之饭。翌日,萧氏子盛服而往,意为公必盛馔。日过午,觉饥甚而不敢去。又久之,方命坐,果蔬②皆不具,其人已心怪之。酒三行,初供胡饼两枚,次供猪脔③数四,顷即供饭,旁置菜羹而已。萧氏子颇骄纵不复下箸惟啖胡饼中...

  点击上方奇门紫微,关注我们 1 如果你喜欢,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随便分享到朋友圈 公众号:奇门紫微 建议 :看看就好 2 奇门遁甲 总序 窃惟黄帝战蚩尤于涿鹿,梦天神授符,而命风后演就奇门,此遁甲所由始也。帝尧命大禹治水,得玄女传文,而因洛龟画敍九畴,此遁甲所由着也。汉...

  那是初三时,正准备上自习课的我突然发现桌内有封信和一张画片:夕阳下,一对老夫妻在海边相互搀扶着凝望远处一对年轻的恋人。我疑惑的打开信:你愿意和我一起慢慢变老吗? 天啊!这是怎样的语言啊?十五岁的我涨红了脸。不敢看任何人,慌忙将它塞进书包。盯着书本,任思绪翻...

  之前阅读了《革命清单》这本书,让我很震撼,我们做很多事情都需要清单,看看下面的这个图片你就知道啦,教育孩子是极其复杂的事情,我们更需要清单……书里讲了一个例子,在几分钟之内救活一个生命垂危的人,需要有2000多道工序,那医生之间怎么合作,靠清单…… 我们见过的最...

  这是工作之后的第三天,好吧,只是我休息的一天。现在的工作是一家创业公司的运营助理,主要就是要熟悉平台的各种问题和提供一些运营的思路,我目前就是要熟悉公司一个新的平台,我发现自己还是会有一个问题,就是在工作的时候不曾全心全意,也许是不适应或者是我思想上还没有确定下来,似乎没有...

  高效,积极,开放,这三个词貌似是大多数企业梦寐以求的用来定义自己公司或团队的关键词,但实际做到却难于登天,个中缘由处在不同的端口有不同的感受,企业方会质疑员工的积极性,制定各种规章制度调动员工工作的主动性,结果却适得其反。员工们抱怨工内容质单一,触碰不到其他领域的新知识,公...

http://vistana411.com/haiyao/396.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